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首页超级鬼商 798 月吕之约

798 月吕之约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月白越听越纳闷,心说,这事都过去多久啦,至于念念不忘的怨气冲天嘛,再说了,你以前能不能暂代会长跟自己有毛关系啊,你要是真觉得不公道、有怨气,那你也应该找五老抱怨,而不是在这和自己费嘴皮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的很简单,那就是你想坐稳会长的宝座,就要和我先较个高低!”

    吕小煌正色道:“我要用你来证明我在公会当中的价值,我要用你让五老知道,当初否定我的想法才是后来导致外省道派密谋咱哈道派的根本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额...那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呢...”

    月白听罢此话后皱眉道:“我如果要坐稳会长一职,就得先平复你对公会的不满,就得先让你满意我这个会长,就得先证明我比你、比莫龙都强,因为我比你们两个强了以后,才能证明五位元老当初否定你的想法是正确的选择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吕小煌不可否认的点点头,那一脸坚定地表情,是足以体现出了这姑娘、对以前的哈道公会是大大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说,你想和我比一场了?”

    月白嘴角一挑,道:“既然你心有不甘,而此时的事情也关系到我的宝座和五位元老的颜面,那接下来你就画道吧,我接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痛快!”

    吕小煌来了兴趣,站起身,说:“早上的撞客事件你想必已经知道了吧,咱就以此为题吧,看看谁能先找到那个被鬼上身的家伙去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输赢怎么算呢?难道就比谁查的速度快?”

    月白心说,要是比查人、查事,那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比自己的情报来的更快呢,自己的身后可是两大豪门和一位警司、外加一位黑道的情报专家给帮忙呢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仅仅是比速度了!”

    吕小煌也嘴角一扬,道:“你我都知道,那个被鬼上身的人,上他身的是一只血魄鬼,血魄鬼是什么你应该清楚的,所以,那就证明血魄鬼的生成是因为古墓内里的气息已经紊乱了,所以,你我从现在开始作数,就比比谁先到达那古墓的主墓室吧,我估计那里肯定有一件宝贝,能够证明咱俩的输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想着,借你我较量一事、也顺便解决了古墓当中的紊乱气息喽!”

    月白微微一笑,同时问道:“可如果你输了呢?你输了,是不是能够答应我离开公会,并不再与我为难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有把握能赢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把握,是必须要赢你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够自信!”

    吕小煌眯起明亮的眼睛,说:“如果我输了,日后我听你调遣就是,你让我离开公会我马上就辞职,你要是想让我在公会当中给你打下手、那我也没有任何的意见!”

    说到这,吕小煌的话锋一变,又道:“可是,你要是输了,这会长的位置不仅要让给我,你还要帮我做两件事,这两件事我暂时没想好要做什么,但一件事是为了替五位元老向我道歉才做的,而另一件事,则是为你悔婚所付出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额...你不是说、你能理解我没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苦衷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说,你我两家上一辈的约定是个玩笑么?你既然能说这话,那不就等于你不在乎此事吗?”

    “说玩笑只是归于玩笑而已,可我们吕家是当真了的,别忘了,当年能和月家攀上关系,那就算是玩笑,其他人也会当真的!”

    吕小煌说着,还不忘翻个白眼,一副‘你们月家就是欠债了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额...好吧,你比胖子还混蛋!”

    月白无奈的叹口气,心说,自己是招谁惹谁啦?怎么路家老兄弟把自己拉进哈道公会、就能引出这么多的烂事啊?

    “既然你我立下约定,那就按十天为期吧,如果你没其他的意见,我这就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又沉默的坐了不到一分钟,月白实在是待不下去了,他总觉得,自己要是再坐这儿,说不定对过的女道士还会对自己加码呢!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但是,月白刚刚走到门口,吕小煌就叫住了对方,随即,后者站起身,来到一脸等待加码的月白身前,打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,递给了月教主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爸当初与我家交换的婚约信物,我知道你们月家已经没了,所以,我家给你家的信物你就不用还回来了,而这个东西,你就当成你父母留给你的遗产吧,也能让你时刻想起你曾经也是一个有家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那个...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月白看着手里的那个东西,心中突然没了对吕小煌刚才那咄咄逼人的不满,相反,他现在的心底之中,好像还有了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接触过徐家千金,但我知道,你能和她成双入对,必定也是郎才女貌...”

    吕小煌笑道:“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吕家没去,是因为那时候我不敢确定你是不是月无涯之子,但现在我知道了,所以,等你们的孩子办满月酒的时候,我再代表我们吕家一同补上,而这,也是为了当年的月吕两家的关系能够永远的持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我家当年和你们吕家还不错哦!”

    “我爸吕长天和你爸也是生死之交,虽然比不上王家家主和你家的关系好,但好歹也是异性兄弟、亲如手足的...”

    吕小煌低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不希望因为你家的败落失去当年的月吕友谊,因为你和我之间...其实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哦?咱俩还有事?”

    月白好奇道:“啥事啊?能告诉我不?”

    “月王无双,天下之情,月吕之系,地上搭档,你我两家是永远不会消失的,同样的,有些事情也永远不会被抹去...”

    说着,吕小煌抬起头,与月白四目相对丝毫没觉得这么注视着会不好意思,“至于详细的过程,等你赢了我以后我会告诉你的,现在,你要努力的去走你的路,永远别回头,一直走下去才最重要!”

    (未完,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