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首页天下第一医馆 第383章 多年不见

第383章 多年不见

    这个称呼初时听来,他便觉得似乎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多想,直到此刻,那女子一再如此称呼,让他骤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陈掌柜!

    不错,就是陈掌柜曾经说起过一个人,六爷刚刚去明珠时结识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楚家小姐!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就是她!

    阿九陡然抬头朝着那女子看去,他记起来了,陈掌柜最是关心六爷的姻缘,也常在阿九和宁儿面前打趣,说六爷不急风情,曾与楚家小姐有过一段好姻缘,可惜不知怎么的就断了。

    阿九没见过楚家小姐,但却见过楚若先,他眼神连忙又是一转,盯着那男子背对着自己,明显惊慌不已的身影。

    阿九看得出来,此刻这男子呼吸沉重,浑身发紧,这不是一般的畏惧,这是怕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阿九脸色急转,突然开口道:“原来两位是来向我家六爷求医的,六爷正好在家,不如便请随我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若涵闻言,神色一正,惊喜的对楚若先叫道:“哥,你看,他答应了,爹爹有救了!”

    楚若先看着欣喜若狂的妹妹,眼中却是一点点的陷入了绝望,他身形僵硬的回过头来,只见阿九盯着自己的眼神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他脸上血色彻底褪尽,他知道,阿九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附近几家府邸,眼看着阿九将那兄妹二人带进去,却是人人眼中微闪。

    尤其是蔡元德,站在门口好一会,才若有所思的走进马车,又忽然招手叫来一人,轻声吩咐道:“去查清楚那对兄妹身份,盯紧这边的动静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说罢,马车驶动,他闭上眼,眉心微跳,心里想着,若是明王当真会救那对兄妹的父亲,那还搬不搬家?

    那一日,墨白在众医者面前说的话,他自然是知道的,但紧接着墨白便惊世骇俗的在宫里杀了宁郡王,这让众人心里如何不再次被他的凶性所慑?

    当日一些人,确实还曾有心想要与他接触一下,甚至有人还想着或许可以试一下请他看病,但宫里这件骇人至极的事一出,人们心头的一丝松动,又刹那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谁还敢擅自去接触他半分,只恨离他不够远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相信,被削去了王爵,责令闭门思过的明王,就真的会永远深居简出。

    他一日没死,人们就不可能忽视他的存在,日这对兄妹一出现,倒是让很多对明王越发琢磨不透的人,都极为关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个月前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等待之中,宫里传来了“宁郡王”重病暴毙的消息。

    紧接着第二天,轰轰烈烈的明王府与宗王之战的案子,也就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却并没有就这件案子最终定性,而是直接先“各打五十大板”。

    明面上只说,明王府与宗王之间私斗,最终导致流血事件发生,此事恶劣至极,陛下震怒。

    着令宗府务必将此案调查个水落石出!

    并就暂时调查的结果,把明王直接一撸到底,从亲王爵直降八级,成了六皇子,也就只差一步,便是平民了。

    如今,可以这么说,如今在京城,就算见到一个三品官,他都得主动行礼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结果,既出乎意料,又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有人为明王最终竟然没死,而愤恨不已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人心中微叹,经此一闹,明王直接成了六皇子,怕是龙椅无望了!

    而更多人,则是沉默不语,在他们心中,只要明王没死,这所谓的贬斥就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是笼罩在他们心头的恐怖阴影越发加深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别人怎么想,最终,谁也不能忘了这个六皇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朝阳初升。

    墨白盘膝而坐,宝相庄严,呼吸之间,可见如长龙般的气息浮现。

    看他静坐用功,丝毫不见身份变化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依然是他,甚至气度还隐隐上升。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他缓缓睁眼,半个月的时间,他一双眸子仿佛已经洗净了铅华,越发的清澈。

    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气势在他身上隐隐回荡。

    若是有见过真人的道家中人在此,便定然会吃惊,墨白的眼神中看似清澈,却非懵懂,而是“知道”!

    “知道”是一种圆满状态,是一种坚定心境!

    他坚定了路,也坚定行路,万物动不了本心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,墨白的眼神释放的是无尽的威压,让人不自觉会感到如山般沉重,那现在墨白的气势便是如水般圆融。

    山崩因力大让人惊惧,水覆却无形可镇人心。

    墨白收工,站起身来,只是微微一晃,身形便已来到阿九身侧,抬眸瞥了一眼另一边,同样盘膝而坐的林素音与宁儿一眼,便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九正要行礼请示,便听声音在身边响起,不由转头看向墨白,倒没吃惊墨白的速度越发快了,听到问话,抬头看了一眼墨白的背影,沉声道:“楚家小姐和她哥哥来府上求见!”

    “谁?哪个楚家?”墨白不由回头,望着阿九,似乎没听清,又似乎听到了,却没敢确认。

    阿九一看墨白反应,心中便知六爷明显还记得那楚家小姐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直接打断墨白练功,跑来禀告他这件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就是明珠那个楚家!”阿九轻声回道:“听那楚家小姐说,她家爹爹病重,所以来求您去给她爹爹治病,不过看他们进来时的情况,楚家小姐应该是私自跑来的,楚家少爷试图拦她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一直没有插话,也没再做声,他微微仰头,看着朝阳,眸光中闪过一些光影。

    那是当年那段最困难的日子,夹缝之中,他为楚家老爷治病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那些故事都已经化作光影模糊,然而那天下午,楚若涵在阳光下,提着裙摆,带着青春飞扬的气息与兴奋,朝着他奔跑而来的身影却始终记忆尤新……

    他没忘记就在那一天,他也曾为这个少女而心动过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还有再见一日!”墨白收回了神思,一转眼便时光飞逝,物是人非,墨白转身道:“楚若先不敢见我,这不奇怪。当年我本与楚家有约,但因一些误会,导致楚家对我不满,在长刀会那一战时,虽然他们最终守了约定,却又姗姗来迟,导致铁雄等人差点全军覆没。当时他们是为了敲打和警告我,让我知道我与他们的差距很大。对他们来说,的确只是一件随手而为的小事罢了,但却让我付出了惨重代价。如今世易时移,我与楚家人的身份逆转,他们又如何不惧我因当年之辱而记恨,就如当初一般,如今我只需动动手指,便可成为他们的灭门之祸!”

    这些事阿九清楚,但他不知道墨白是怎么想的,轻声问道:“那您准备怎么处置他们?”

    墨白回头,沉声问道:“你觉得该怎么处置呢?”

    阿九抬头看着他背影,想了好一会,才道:“他们主动上门求医,不给他治,不符合医者之道。可救他性命,又如何面对死难之人?我们应该先治病,然后报仇。”

    墨白一顿,站定脚步,回头看向他:“如何报仇?”

    阿九继续道:“这当然凭您一言而定!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再多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阿九说的是不错的,当年见到铁雄他们的惨烈模样,他至今都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正厅。

    兄妹俩并不敢坐下,就拘束的站在里面,默默的等待着墨白到来。

    只是两兄妹却不同,楚若先只希望时间再过慢点,墨白最好永远不出现。

    而楚若涵却一再朝着门口张望,迫不及待的希望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楚若先也没再说她,已经这样了,还能怎样?

    他望着妹妹,眼中恐惧已经稍稍退下,此刻他就看着楚若涵,却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,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只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楚若涵身上了。

    眼光下,一道修长的影子慢慢走来。

    兄妹两个同时紧张起来,抬起头,便见得墨白已经到了门口,仍然熟悉的面庞,却早已不一样的气质。

    墨白走进屋内,眼眸在两人身上一扫,只见楚若先明显紧张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而楚若涵则是眼眶微红的盯着他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墨白没有多看,冲着二人点点头,口中道了一句:“多年过去,没想到今日竟还有缘见得当年数人!实乃幸事!”

    楚若先呼吸当即一紧,双腿直接跪在了地上,朝着墨白磕头:“楚若先拜见殿下,当年小人有眼无珠,不识殿下真身,多有得罪,还请殿下万万不要怪罪!”

    楚若涵闻声,这才反应了过来,低头一看哥哥双膝跪地,头埋在地上不敢抬起的模样,又抬头看向那负手朝着座位走去,没有半这一刻身形显得无比尊贵的墨白,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模样?

    她心中一直坚持的某种信念,似乎就如镜子一般,轰然破碎?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承认了,哥哥说的对,没有小大夫了,他是威严不可一世的明王殿下!

    她低下了头,随着哥哥一样要跪下身形。